当前位置:首页 > 廉政教育 > 警钟长鸣

“小金库”绊了大跟头

——突泉县交通运输管理所原所长崔书伟违纪违规案件剖析

来源:兴安盟纪检监察网     发布时间:2017-08-14 

案情简介

  崔书伟,男,汉族,1963年4月生,大专学历,中共党员,内蒙古突泉县人。1982至1985年4月在部队服役;1985年4月至1987年7月在突泉县电视台工作;1987年7月至1996年6月在突泉县广电局工作,任保卫干事;1996年6月至2006年10月在突泉县宣传部工作,任办公室主任;2006年10月至案发在突泉县交通运输管理所工作,期间于2009年2月8日任所长。

  2014年12月至2015年1月,盟纪委根据举报,对崔书伟担任突泉县交通运输管理所所长期间,该单位私设“小金库”及崔书伟本人贪占挪用公款等问题进行调查。现已查明,崔书伟在突泉县交通运输管理所任所长期间,违规设立“小金库”,将680余万元资金在帐外管理使用,并违规支取“小金库”资金100余万元用于送礼和个人消费。

  盟纪委对崔书伟严重违纪违规问题进行了严肃查处,给予其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并将其涉嫌违法犯罪问题、线索移交司法部门依法处理。

大权在握 总想揩点油水

  交通运输管理所承担着机动车检测、部分营运车辆燃油补助和机动车“二养”证书发放等工作,用老百姓的话来说:这是个有油水的地方。2009年,崔书伟调任交通运输管理所任所长后,渐渐开始对机动车检测、营运车辆燃油补助等所取得的收费资金打起了算盘。

  2009年至2014年,崔书伟通过弄虚作假,移花接木等手法,擅自把突泉县交通运输管理所机动车检测、营运车辆燃油补助所取得的收费资金在账外私存,通过日积月累,“小金库”资金高达680余万的,其中:机动车“二养”收入210余万元,检测收入160余万元,燃油补贴收入74万余元,其他收入140余万元。

出手阔绰  竟是公款买单

  坐拥“小金库”资金“调配”大权的崔书伟,沾沾自喜,洋洋得意,钱花在哪儿,送给谁都由他一个人说了算,全然把“小金库”当成了个人的“提款机”,常常将大量资金支出后以协调工作为由供自己使用。部分资金干脆存在了自己工资卡中,招待同学,外出旅游,亲友求助和家庭购物等等,都是用公款消费和解决。

  为了拉拢关系、讨好领导,便于自己开展工作,2009年至2014年,每到春节、端午节和中秋节之际,崔书伟便开始上串下跳,到处拜访,多次给部分县领导、县直相关部门负责人以及上级交通运管部门领导共20名领导干部送去节礼和红包,少则几千,多则数万,共计52万余元。

  2009年7、8月份,崔书伟包头籍表弟彭某及其两位领导在海拉尔开会,崔书伟陪同其先后在海拉尔、满洲里、阿尔山观光旅游。为了彰显“地主之谊”和自己的“雄厚实力”,旅游期间的招待费、车辆燃油费、景点门票以及购买土特产等共计2万元,都是崔书伟用“小金库”的钱买单。

  2011年6月,崔书伟战友王某在宁夏举行旅游景点开馆典礼,崔书伟应邀参加并以个人祝贺的名义送给王某1万元。2013年及2014年7、8月份,崔书伟陪同该战友等人到阿尔山、满洲里、海拉尔等地观光旅游,先后支出相关费用4万元。上述消费支出都是崔书伟从“小金库”里提出的钱。

  “小金库”中另有53万余元也被崔书伟用于交朋纳友、优亲厚友,购买手机、照相机等家庭日常消费。截至案发,680余万元“小金库”资金花得只剩下50多万。这其中,崔书伟直接提取的现金就有100余万元,全部以疏通工作为由用于个人支配。

日暮途穷 无奈慌不择路

  崔书伟在前面花,运管所的财会人员在后面紧着收拾他留下的烂摊子烂账,通过采取收集办公用品、汽车修理、餐饮招待等票据入账的手法,充顶崔所提取的资金和按其授意支出的有关资金。崔书伟深知“后院稳固”和“团结稳定”的重要性,为了犒劳运管所财务人员在做假账上做出的努力,也为了堵住他们的嘴不往外乱说,崔书伟每逢重要节日都以现金形式给两名财务人员单独发放福利,五年中共发放7万元特殊补助。

  然而,再天衣无缝的“障眼法”也终究逃不过党纪的追究。在得知盟纪委对其有关问题展开调查后,崔书伟惶惶不可终日,心急如焚,慌不择路,竟荒唐地从公款中准备出5万元,企图“摆平”纪委办案人员,结果可想而知,最终被“摆平”的却是崔书伟自己。

  

剖析点评

  近年来,我盟各级纪检监察部门多次牵头组织开展治理“小金库”专项行动,严肃查处了一大批私设“小金库”违纪案件,收到了明显效果,但仍有顶风作案,死灰复燃现象。有些所谓的“实权”部门,在“小金库”上花惯了钱,用顺了手,总感觉到手的钱再“吐”出去心里不好受,总认为余钱少了,日子也就不好过了。

  不要以为“小金库”有一个“小”字就没多大事,有的单位部门“小金库”金额已经达到了数百万甚至上千万,形成了巨大的部门利益。并且“小金库”带来的影响和危害一点都不小,它往往容易成为滋生腐败的大温床,成为诱发腐败的源头。崔书伟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,在“小金库”的问题上深受其害。如果没有“小金库”,他就涉及不到贪和占的问题,如果没有“小金库”他也就没有闲钱去给人送这送那,可以说是“小金库”害了他,毁了他,直接把他推向了违纪违规乃至违法犯罪的深渊。

  凭借自身努力走上领导岗位的崔书伟,有着勤奋学习,踏实工作,追求上进的昨天,然而他的党性观念不但没有随着党龄的增加而历久弥坚,反而在物欲横流灯红酒绿中消噬殆尽,迷失了自我。崔书伟对中央的三令五申置若罔闻,不以为然,任凭风吹雨打,我自岿然不动。公款送礼照旧,公款吃喝继续,公款旅游如故,丝毫没有罢手、悔改之意,这是对党纪党规的公然亵渎和挑衅。

  “两规”后的崔书伟多次为自己当初的漠视躲避而捶胸扼腕,懊悔不已。如果能早点儿注意组织上的提醒,如果能早点儿红红脸,出出汗,如果能正确看待组织上的建议和监督,也许早就收了手,也许问题也没这么严重,也许什么事都不会发生。然而太多的如果,太多的也许毕竟都已经成为虚幻,历史不能重演,人生不能重来。

  多行不义必自毙。崔书伟我行我素、肆意妄为的教训值得我们大家深刻和警醒,在海量的教育警示面前,仍然毫无戒惧,不知收敛;在如此严峻的高压态势下仍然麻木不仁、执迷不悟,其结果只能是自撞枪口,自讨苦吃,玩火自焚。希望各地各部门对当前的形势有清醒的判断和认识,在“小金库”问题上一定要重视起来,警觉起来,及早收手,尽快解决,该清理清理,该关闭关闭,不要等到板子打到身上才知道疼。